108-99  這兩個案子在我小時候第一次讀《福爾摩斯》時就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《斑點帶子案》是連製作單位自己都公認是「最忠於原著」的一集。他們認為這個故事的本身就已經很具戲劇性了。

故事:海倫‧史多納小姐的姐姐茱麗亞,兩年前在自己房間無故死去,那時她就快結婚了。海倫在接受未婚夫求婚後,繼父要整修她的房間,叫她搬到茱麗亞生前住的臥室。當晚海倫聽到了當時姐姐說的金屬撞擊聲和嘶聲,非常害怕。一清早就來敲貝克街221B的大門,知道女兒來向福爾摩斯求助的羅伊洛特先生,跑來開口威脅......

這齣戲與《跳舞的人》是同一導演 John Bruce ,個人覺得他比較容忍傑瑞米極戲劇化的表演。因為這場史多納小姐造訪貝克街的戲,叔叔用了他那著名的手腕飛舞的動作,但導演沒制止他。瞧他在聽案情興奮時眼睛瞪得多大。
106-01
  

原著中明明說福爾摩斯是輕鬆的把撥火棍掰直,可是傑瑞米叔叔的樣子,活像使盡了吃奶的力氣,瘦瘦的臉都繃到橫寬了。
106-02
 

這張照片很像原著插畫吧?
106-04

其實這一集挺好看的,女主角非常美,她的繼父非常討人厭,都很符合原著精神,可是那條蛇......那條可愛的小蛇。

我總覺得 Granada 的《福爾摩斯全集》,最大的問題都出在動物上面,這裡就先來看看這條蛇。就算我不是動物學家也看得出這條蛇沒有毒,不用怕成這樣。不是說戲裡的角色怕,而是戲外,演員、導演......沒有人不怕的。製作人要求要拍下面這個鏡頭,大家都嚇死了,一致稱讚飾演茱麗亞的 Denise Armon 很勇敢。
106-02
    

傑瑞米正準備要拍這場戲時,忽然發現電力不穩定,這在早期拍戲時很容易發生,我在華視拍戲時也遇過。有時製作單位借用某個適合的場景,但可能沒電,所以要用發電車。早上就得把車開去先拍日戲,錄影機、化妝間等都要用電。等待拍夜戲時,發電車上的氣油一整天不斷消耗,煮水、做飯、看片子、化妝等都靠它。等到時間到了,可能氣油也剩不多了,就會出現電力不穩。若要去加油來回可能又耗掉好幾個小時,都得撐著拍完。

他知道自己一刻都不能延遲,萬一電用完了一切都得明天重來一遍,所以壓抑著內心的害怕拍完這場戲,額頭上都有汗水。而對面房間毒蛇攻擊壞人的部分,因為必須在黑暗中拍攝,可是當時沒有紅外線鏡頭,所以只好取消。
106-07
  

記得當年葉青拍《白蛇傳》借來好幾條大蛇,因為沒有巨大的白蛇,就用黃金蟒來取代。回想起來那條蟒蛇比我手臂粗得多,可是葉青等一群女演員還是把蛇拿在手上玩得很開心,沒有人在怕的,就更别說男性工作人員有多興奮了。

好吧,我們都知道英國人怕蛇,雖然怕得太嚴重了。但是好不容易拍完這鏡頭,竟然沒放在正片中。我在看片子一直想「叔叔你從頭到尾沒碰到蛇,你在怕啥呀?」最後才發現竟然放在片尾走卡司名單當背景!

Artemis:約翰導演,你在想什麼啊?
John     :誰叫你不看完全部的片子!
Artemis:傑瑞米叔叔博命演出耶!

 

 

《藍寶石案》是本季最後一集,雖然是關於聖誕節的故事,卻是在七月播出。天啊,經過四個月才播了七集,想當英國連續劇的觀眾真的要很有耐心才行。

故事:聖誕節快到了,伯爵夫人卻發現珍貴的藍寶石被偷了。蘇格蘭場的警探抓了有前科的水管工約翰‧霍納但他堅持不是自己做的。這天門警彼得森來找福爾摩斯,帶了一頂帽子和一直鵝,說是別人掉的。他聽從福先生的建議,殺了鵝來吃,竟發現藍寶石就在鵝肚子......

為了要搞清楚鵝的來歷,福先生先是登報紙,叫失主來取帽子。確定不是帽子主人偷的寶石,又問他鵝在哪裡買的?於是在十二月天,穿上雙層大衣和小禮帽出門辦案去。

這裡是唯一一次看到傑瑞米叔叔演出福爾摩斯時戴著圓頂小禮帽,當年他在美國演出根據《四簽名》改編的舞台劇《血色十字架》飾演華生醫生時,當然一直都戴著這種帽子,不過我手上這張劇照中兩位男士都沒戴帽子。
w005  

而這也是他唯一一次穿這種外加斗篷的大衣,我說這衣服真礙事,又厚又重、又寬又大跑起來又累贅又兜風。幸好他拍攝的地點是在北邊曼徹斯特,不然是夏天耶,熱死人了。想到貝索爺爺在加州拍《巴斯克維爾的獵犬》戴著獵鹿帽,穿著這外套追兇,光用想的都快中暑了。而且他人又瘦,看起來快被衣服壓死了,至少傑瑞米叔叔的頭比較大

叔叔問到自己想知道的訊息後,慷慨的給了酒保一英鎊,可是華生連一口啤酒都沒撈著,就又跟著跑去辦案,華生你認命吧。
107-01
 

這是一非常有趣的戲,鵝肉攤老闆不想說明鵝的來歷,福爾摩斯假託與華生打賭,騙老闆拿出養鵝場的地址。
107-02 

這位老闆非常有城市小奸商的油滑味道,好笑的是當福爾摩斯得到答案,給了他小費轉身要走時,他竟然叫住福先生質問他:「你輸給這位先生(華生)的五英鎊呢?」傑瑞米只好掏出五英鎊給華生。
107-01  

傑瑞米在此有一場非常可笑的演出,他還沒起床~也許因為英國天亮的晚,七點起床就覺得很辛苦~當哈德森太太叫醒他之後,眼睛還張不開,第一件事就是找煙來抽!每天的第一口尼古丁!

"Bending the Willow" 的作者認為他演的實在太自然了,我心想「因為他自己就是個大煙鬼!」作者又說「幸好傑瑞米沒有企圖表演早上抽第一口煙斗」。我想請問他那有啥不同?而且原著《工程師大姆指案》就有說他早餐前會固定抽一管煙斗的。

我想到貝索爺爺在加州常常抽煙抽的煙霧瀰漫,讓攝影棚很有倫敦的氣氛;聽說小班其實也很會抽煙。是說成功的福爾摩斯都得和原著人物一樣,是個大煙鬼就對了。
107-01
  

這個故事讓人感到美中不足的是,柯南‧道爾爵士並沒有交待,被冤枉的約翰‧霍納是否即時被釋放?看來不是只有台灣觀眾介意這種事,英國觀眾也是。所以在片尾,當貝克街二人組破了案,舉杯互道聖誕快樂,華生突然喝不下去(這是唯一的一次),希望能去警局幫約翰呈清罪名,福先生立刻放下酒杯和醫生一起出門。最後一幕當然是霍納一家團圓的鏡頭。
107-03
  

前幾年李寶春先生推出改編成京劇的《弄臣》,因為劇終惡人未受懲罰,觀眾都很無法接受。王士儀教授說,對藝術我們是滿意的,但這個戲我們不滿足。然後說了一個很有趣的故事:

有一次「安徽省立黃梅劇院」下鄉演出非常經典的傳統戲《七仙女》,最後董永與七仙女夫妻分別,幕後合唱「來年春暖花開時,槐蔭樹下把子交」...因為當時七仙女懷孕了。傳統戲就是在這裡結束的。

問題是那天戲結束觀眾卻不走了,負責人~大概是書記,跑出來宣導「戲已經演完了」,觀眾很不高興的說「這孩子後來到底是交給董永了沒?」負責人只好請大家明天再來。劇團編劇、導演、演員連夜合力排了一場戲,讓大仙女來把孩子交給董永,觀眾才高高興興的回去。

好啦,反正和聖誕節有關的就是要有聖誕精神,也就是「寬恕」和「救贖」,福爾摩斯原諒了偷寶石的初犯小賊,救了約翰‧霍納,全國觀眾滿心以為 Granada 公司會在耶誕節拿出來重播,結果沒有,害大家失望了。

還有啊,不是我要嫌棄這塊藍寶石,根本是塑膠的!我以前做頭飾時都是半斤半斤的買~用斤來算聽起來特別不值錢。但最少有一半的戲曲演員家裡的抽屜,一定有大包大包的,比這還貴的珠子。而且真的寶石是很硬的,這麼大顆又尖銳的寶石,塞進鵝脖子,那隻鵝當場就死了,這故事也別演了!
107-02     

電視公司每次都把觀眾當笨蛋!中外皆如此。但這也總比在漢朝的戲看到唐代舞蹈好一點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rincessiris 的頭像
princessiris

福爾摩斯-Rathbone & Brett

princess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