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-99  Granada的《福爾摩斯全集》第二個系列是「歸來記」,在拍攝前,發生了一連串讓傑瑞米的粉絲們,與全部工作人員都很難過悲傷的事。

當然大家都知道,那就是大衛的辭演,與傑瑞米喪妻、生病住院的事。

大衛離去其實是很無奈的。雖然他東拉西扯了許多理由,但最後愛德華才告訴大家全部的狀況:當時他的兒子才二、三歲,天呀,他老先生已經五十了耶!他的妻子 Anna 也是位演員,接到了一份在史丹福的工作,給的條件很好,夫妻倆可以一起去。別忘了他們拍攝《福爾摩斯全集》時,全部的人都住在 Granada 位於曼徹斯特的片場飯店,大衛不願分隔兩地,造成沒人照顧小孩的狀況;而當時傑瑞米去了美國在紐約演出,還不知回不回來,為了照顧家庭,當然就選擇離去了。真是個新好男人。

他與 Anna 討論到華生的事,他們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就是愛德華‧哈德維克  Edward Hardwicke ,愛德華與大衛曾經同台演出莎劇,也和他們夫妻很熟。

於是大衛在徵求到對方同意後,向 Granada 辭演時提出推荐。管理部門同意這個人選,大衛就通知了當時人在美國的傑瑞米。

之前傑瑞米在瑞士拍攝《最終章》時,他的妻子 Joan 正在波士頓接受化療,大概已經病危了。他真的很想去看她,可是福爾摩斯不在,戲就別拍了!不能去陪伴妻子讓他覺得很挫折,但 Joan 說:你還是不要來吧。等到他終於到了波士頓,她還叫傑瑞米不要再來了,因為這樣對他沒好處,天啊,聽了好辛酸啊。傑瑞米還是又去了一次,他說那讓自己好過多了。

傑瑞米結束紐約的演出回到英國,住進曼徹斯特的飯店,也拿了劇本開始背台詞,此時卻爆發了嚴重的躁鬱症,驚動所有的親朋好友。被送進倫敦南區的 Maudesley 醫院治療,沮喪到只想自殺!等病情稍微好轉,他認為老天讓自己生這個病,一定是希望他公開病情,並且去幫助別人。但同時,他又不知如何去對自己的兒子說明這件事,哎呀,其實他的兒子此時已經27歲,有能力承擔人生的打擊了,但傑瑞米總是想太多。

傑瑞米和他新的華生,曾同時在 National Theatre 工作,但卻是不同的兩個團隊,彼此知道對方卻沒合作過,所以也不熟悉。愛德華的父親 Sir Cedric Hardwicke ,是一位了不起的演員,都封了爵了呢。愛德華進入戲劇界後,引進他的那位先生有一次對他說:「你的知名度永遠都不可能超越『一個演員的兒子』」這件事情對他打擊很大。

傑瑞米在開拍前打電話約他出來吃飯,愛德華說傑瑞米似乎知道自己的自卑感,態度極友善親切。我想這件事情讓愛德華很感動,所以他常常陪傑瑞米,去醫院看他,永遠都挺傑瑞米,成為一位非常非常忠心的華生。

發生了這麼多的事,傑瑞米同時還要承擔《福爾摩斯》的成敗,也沒有人確定觀眾是否接受愛德華,還有他自己那神出鬼沒可怕的心理疾病,種種壓力都壓在他身上。但不管怎麼說,1986夏季末,戲又開拍了。

 

 

若是按照拍攝的順序《空屋》是本季的第四部片子,他們拍攝的順序依次是《格蘭其莊園》、《莫斯格雷夫儀典》、《第二塊血跡》,然後才是《空屋》,其後是《歪唇男人》與《六個拿破崙像》,這六齣戲外加搞不清楚拍攝時間的《修道院公學》,就是第三季的全部劇集

調動拍攝順序的原因,是希望傑瑞米和愛德華能陪養出良好的默契,讓久別重逢的那一刻更具說服力。但此處我還是依照播放的順序吧。

故事:福爾摩斯「死」後,華生依然對各種案件有興趣。列斯卓請他擔任羅諾德‧阿德爾命案的法醫。他從法院聽證會出來時,撞到一位衰老的舊書商,書商罵了他幾句後,華生獨自坐上馬車回到診所。沒想到那位舊書商卻跟了進來,似乎打算賣書給他。當華生順著賣書人的話開始檢視書架,卻聽到了熟悉的聲音,猛一回頭,福爾摩斯已經站在他面前,於是他昏了過去......

此處劇情做了一點改動,原著中華生並沒有擔任法醫的工作,當然當時法醫可以不是全職工作,所以是合理的。他說倫敦的每個角落,都讓他想起與福爾摩斯一起經歷過的冒險,每當路過貝克街221B,他就更懷念老友福爾摩斯。導演的表現手法,讓他出門後走到221B門口才舉手叫車,使觀眾深刻感受到,華生似乎總要找借口經過這個充滿回憶的房子,但卻又不敢住在裡面。

愛德華是個比大衛嚴肅的華生,再加上對老友的思念,在福爾摩斯回到身邊之前,他都不曾露出過笑容,變得沉默,甚至於對人有點冷淡。

206-a01  

兩個人一起觀察犯罪現場,面對希奇古怪的案情,列思卓便聊起了福爾摩斯,華生強做微笑無法接話。

206-a02  

傑瑞米扮演老書商來找華生~根本存心來嚇人的,除了假髮、大痣、怪鼻子之外,還把聲音飆得很高,以區分不同的身份。還真的不太像傑瑞米。

206-01 

福爾摩斯迅速脫去偽裝,與老友正式相認。

206-02 

被嚇暈了的華生,清醒過來後隔著袖子「摸著裡面那隻精瘦而有力的胳臂」,還說「可是,不管怎樣,你不是鬼。」並露出了本集第一次出現的真正的笑容。

206-a03  

誇張的傑瑞米叔叔,小心腰快斷了。

206-04  

福爾摩斯為華生講述他如何逃出深淵、如何隱匿身份等等往事。這是他說起在山壁的另一邊,看著華生徒勞無功的尋找自己的下落,難過、感動、滿足於華生對自己忠誠的友情。

但我還是有個疑點:福爾摩斯先生,為什麼你的頭髮這麼整齊啊?

206-03 

傑瑞米在此有一個本想回應華生的呼喚,卻又忍下來的鏡頭。他知道原著沒有這麼說,但他就是認為自己應該這樣演。這集在回憶的部分,要比上一集《最終章》多了幾個鏡頭,外景隊移師到威爾斯補拍的。本來導演說傑瑞米可以不用跟去,我想是因為冬天的威爾斯氣候嚴寒,導演會擔心傑瑞米的健康,但他怕鏡頭拍起來不連貫還是去了。

他又對華生提到,當他回到貝克街的老房子時,把哈德森太太嚇得差點歇斯底里。我好喜歡哈德森太太的表演啊。這裡她拍拍傑瑞米的胸膛說:Oh Mr. Holmes.  似乎一切悲傷都成為過去式了。

206-05  

福爾摩斯說完了自己的故事,躺在華生的診療室,終於真的放鬆了。華生看著他,如同原著中所寫的:「他那鷹似的臉上帶著一絲蒼白的顏色,使我看出來他最近一陣子生活不規律。」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至交好友歷劫歸來,都會有這樣的感嘆吧。只是我們平凡的生活中,不太可能有如此驚人的遭遇。

對愛德華來說,眼前的這個新朋友,在他狀況這麼不好的時候,還對自己釋放如此善意,我想此刻他與華生是真的心靈相通。

說真的我從第一集《波西米亞的醜聞》開始,就覺得傑瑞米健康狀況不是很好。你看他的皮膚好透明,顯得紙一般的又薄、又脆,還微微透出青色的感覺,尤其他與非常健康的大衛站在一起時,感覺更明顯。如同愛德華所說的,傑瑞米的健康問題,絕對不只是喪妻這一件事所引起。

206-a03   

天黑後,福爾摩斯帶著華生到 221B 對面的屋子,打算守株待兔捉住死對頭莫蘭上校。他的計策是放了一個自己的蠟像。 Granada 道具組做的蠟像勉強及格啦。

206-01 

問題是原文提到此時福先生請哈德森太太轉動蠟像,而導演就真的照著道爾爵士的說法如實拍攝,看起來真是很傻。因為蠟像平行旋轉,在對面窗戶看來有夠假的!還固定每一刻鐘轉一次,那個人會這樣做啊?就算是笨蛋也知道有問題,何況莫蘭上校是個很厲害的咖。

我覺得假裝讓「它」正在看書,不是比較自然嗎?看書時不大會動不是嗎?貝索爺爺版的《綠衣女子》用凱撒像裝成福先生那次還拍的好點,有興趣的人請看 princessiris 寫的《耐人回味的英式幽默》一文有影片可參考。說真的,想要完全不做假,還要把戲拍好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206-02  

面對可恨的莫蘭上校,福爾摩斯擺出了絕佳的 POSE

206-06  

但為什麼緊接著的動作,就是被推倒、被掐脖子,還要靠英勇的華生來救你?雖然原著是說華生用槍柄打了莫蘭上校沒錯,可是導演,這鏡頭銜接有問題吧?

206-07 206-08 206-09 206-a05       

福爾摩斯事先給蘇格蘭場送了紙條,通知他們當晚來此抓羅諾德‧阿德爾命案的兇手。列斯卓看到福先生的字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於是主動接過案子。當他看到真的是福爾摩斯,那聲音聽得出來他興奮的程度。

206-05  

好啦,事情辦好了,禮物也送出去了,該開始依照慣例說明案情,傑瑞米多認真啊。

206-90  

我還是想不起來這頂帽子是中東哪個國家的? 

206-a04 

哈德森太太沒有注意到傑瑞米‧福爾摩斯撒了一地的煙灰,還是請他喝香檳。喔快樂的大團圓。

206-99  

 

說真的這集其實拍的算好,可是原著本身就有個大漏洞。道爾爵士的故事通常沒啥問題,但這麼重要的地方,竟然出現了大問題。

試想福爾摩斯隱藏身份,當然是要剷除莫里亞提殘存的勢力,其中最重要的一個人就是莫蘭。但如果莫蘭一開始就知道你還根本沒死,那又何必躲起來?因為你並不真的身在暗處啊,福先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rincessiris 的頭像
princessiris

福爾摩斯-Rathbone & Brett

princess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princessiris
  • artemis:
    謝謝,下次一定要先弄懂了再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