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-99  《單身騎車人》是預定本劇集的第一齣,但是原導演接到了一個印度電影的合約,竟然就這樣跑走了。事實上他和編劇、演員都開過會了。

外國的影劇界一定是導演最大,雖然不一定賺最多的錢。臺灣電視台常常是編劇把劇本給製作單位,製作單位直接發给大家,包括導演。若導演覺得有問題,在現場再來修修改改。當然這是十多年前我在電視台的工作經驗,也許現在不一樣了。

英國戲劇界一直是很傳統的,理所當然一切由導演規劃,一但換人就慘了。

這時是《波西米亞的醜聞》的導演 Paul Annett 回來救場,因為他很愛《福爾摩斯》原著,所以讓大家很信任。但不同的導演,很多想法都要跟著變。

這個導演對傑瑞米已經有基本的認識了,知道他體內存在的瘋狂因子,所以他常跟叔叔說「傑瑞米--你的吸引力,你的魅力足以對付所有人,用這樣去演福爾摩斯……不要認為他是個怪人,因為他不是。」

上次那件「鼻子」事件,他勒令叔叔把所有的裝備拿掉嚇到了傑瑞米,之後竟然還說「但是你看到的我就是傑瑞米啊!」當然又經過了一翻開導。

所以這個導演常講,傑瑞米是個很棒的演員,但有時有點瘋,要給他上馬轡頭(意思就是傑瑞米像匹野馬?)好好的掌控,他就會是個很棒的演員。 Paul Annett 認為這是他對全劇集最大的貢獻。

故事是這樣的:史密斯小姐在報上看到有人找她,於是她到律師事務所去弄清狀況。兩個自稱是受了叔父之託來照顧自己母女的人,給了她一份鋼琴家教的工作。其中很壞的伍德利先生一直來糾纏她,而真正僱用她的卡拉瑟斯先生還因此而把伍德利趕出去。正當她以為沒事了,卻發現有個戴眼鏡、大鬍子的人,總在週六、週一她往返車站與卡拉瑟斯先生家時,騎著單車跟在後面。她非常害怕來請福爾摩斯幫忙......

 

前文是拍戲前的工作,而關於完工後的影片,我有個疑點:在《波西米亞的醜聞》中福爾摩斯假扮傳教士,但無法面對來照顧他的艾琳,其實看起來應該是怕艾琳發現他頭上的傷是假的。但傑瑞米一直說是福爾摩斯面對艾琳強大的女性魅力,感到困惑。

好吧,你說了算,所以叔叔你是認為福爾摩斯面對異性會害羞了?那這會兒怎麼這樣吃起小女生的豆腐來了,華生還一起來,人家史密斯小姐可是很有魅力,很多人追的,你怎麼不困惑了呢?
104-01
  

這場和伍德利 (Michael Siberry 飾演) 的打鬥是傑瑞米的得意之作,動作是他自己設計的。芭蕾舞似的腳步,很有維多利亞時代的感覺。可是我是學過武戲的戲曲演員,看這段打鬥的時候我一直笑。是,傑瑞米叔叔,我知道我不懂英國拳擊,我閉嘴!
104-03
 

好啦,不可以這樣笑傑瑞米叔叔。戲曲演員的武功是來自國術,講究以靜制動。老式拳擊則是以花步先行攻擊,真的很不一樣。

叔叔自己會騎馬、駕車,這是製作人很欣賞他的一項優點。但當時英國的導演好像不太會做假,拉車的馬兒剛起步的時候通常會有點慢是正常的沒錯,就戲劇情境來說卻不夠緊張,畢竟此時福先生是急著要去救人的。通常這時候都會採用快播的方式,可是導演卻沒這樣做,感覺好像是舞台劇導演跑來導電視劇,有點小腳新放、礙手礙腳的味道。
104-04
 

這鏡頭一定要介紹一下:這位戴了假鬍子的卡拉瑟斯先生 ( John Castle 飾演) 是一個非常有趣的,天然呆的帥哥。導演說他是「上唇僵硬的演員」。

當時全劇集才剛開始拍攝,傑瑞米對福爾摩斯先生非常著迷,很怕自己不像書裡的人。此時傑瑞米還沒穩定,而又換了導演。拍這場戲時叔叔要回頭看到騎單車的神秘客,誰知他老兄在鏡頭外還在那裡裝鬍子、戴眼鏡。後來傑瑞米對大家說「你們知道我有多緊張嗎?」因為電視劇不像電影分鏡分的很細,常是同時出多台攝影機,對著不同演員或位置拍攝連續鏡頭,所以一個沒準備好的演員會嚇死其他人的。
104-05
   

 

 

《駝背的男人》 是全部《福爾摩斯》小說中最令我感到悲傷的一個故事,不須要任何改編就可讓人感受到辛酸痛苦。但我不懂為什麼有人翻譯成《狡詐的男人》?是指那個上校嗎?

故事大約是:巴克利上校死在自己家裡,沒有看到嫌犯,只有非常賢慧的妻子婚倒在沙發上。夫人在婚迷狀態中一直叫著「大衛」但親友中沒有人叫這個名字。當晚和夫人曾在一起的好友安妮小姐卻什麼也不說......

原著中華生對可憐的亨利‧伍德是這麼形容的:

這個人彎腰駝背,在椅子中把身體縮成一團,在某種程度上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醜惡印象。可是當他把臉轉向我們時,這張臉雖然枯瘦而黝黑,但從前一定是相當漂亮的。

飾演亨利‧伍德的是 Norman Jones,非常傳神完全符合原著,他那哀傷的眼神很令人感動。
105-03
  

這齣戲的小問題是劇本寫成了不是福爾摩斯自己接辦的案子,而是華生牽的線;而傑瑞米叔叔又認為福爾摩斯一點都不喜歡軍隊的紀律, 所以打從一進門臉色就不太好看。

仔細讀過原著後,並不覺得福爾摩斯排斥軍隊紀錄;這當然讓人想起他那嚴厲的貴族軍人父親對他造成的影響,也許他把自己和福爾摩斯搞混了。於是演員個人特質加上編劇推波助瀾,所以戲的氣氛一開始就不是太開心。
105-01
  

下面這個場景是南希與亨利重逢的地方,其實原著中他們的談話是在一條寧靜的大道,只在左手邊有一盞路燈。

傑瑞米與大衛都認為原著情境,不需要怎樣特殊的場景,就可以得到那種辛酸的感覺。但是此處是擠滿了接受救助老兵的人潮,燈火通明的廳堂,無疑破壞了那種力量,也讓亨利與南希跳出了角色。
105-02

我認為他們說的很對,這根本是這齣戲最大的問題,這齣戲也是我全季中最不愛看的,(雖然製作人避而不談這個問題,你是怕導演又落跑了嗎?)本劇導演是 Alan Grint  ,我覺得他的功力不高。

如果是我來做,第一,我不會讓南希在丈夫死時看到亨利的那刻尖叫個不停,因為巴克利上校本來就是看到亨利的樣子,因自責嚇到中風,才摔倒撞死在火爐邊的;況且南希從來沒有真的愛過這男人,再加上亨利變形的臉她又不是第一次看到,一直尖叫的女人真的很令人討厭。

第二,我不但要強調他們舊情人重逢的悲傷,還要讓華生離去時回頭看著亨利時,要再多加入一點哀傷的氣氛。因為華生差點被戰爭所擊潰,眼前這個人的遭遇卻比他更淒慘,華生不會沒感覺的。可是這個戲好弱喔。

全劇最精彩的一段竟然是佩妮阿姨 (Fiona Shaw) 演的莫里斯小姐 ,當福爾摩斯來問案時,她謹記對南希的承諾,生氣又神經質的說「承諾就是承諾」,很棒。

不知道是不是最後編劇給華生加了一點戲:華生猜出福爾摩斯回家就查閱過《聖經》,關於「大衛」的典故,福先生稱讚他,華生回了一句 "elementary, my dear Holmes." 因為其他電影裡都是福爾摩斯說 "elementary, my dear Watson." 所以製作人似乎不認為這編劇不好,不過,我覺得這麼一個小點子,對一個好的編劇來說是不夠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福爾摩斯-Rathbone & Brett

princess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