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-99  《莫斯格雷夫儀典》原本是福爾摩斯年輕時的案件,他借由告訴華生這個故事,來逃避整理房間的工作。

不管粉絲們有多喜歡傑瑞米,在電視攝影機照妖鏡般的功能下,他已經不可再能演個三十不到的年輕人了。所以編劇把故事搬到此時,讓華生陪著福先生去老同學家渡假。

《血字的研究》中福爾摩斯自認非常懶惰,在沒有任何誘因的狀況下他才不會離開貝克街。福先生只是說服自己可以借機整理一下文件,於是踏上這趟早已被他認定會無聊到死的旅程。
209-01
 

這裡華生偷偷摸摸想去翻閱文件的樣子,不是很可愛嗎?原著《莫斯格雷夫儀典》出現的那一箱文件,別說是華生了,讀者們也好想知道內容。例如我就想知道關於「蘇門答臘巨鼠」的故事,可惜始終沒寫出來。
209-a02
  

傑瑞米在此暗示著福先生古柯鹼癮頭發作,所以路上披著古怪的毯子,一進門就沒禮貌的盯著大管家布倫頓的後腦杓,或是當著莫斯格雷夫放聲大笑。有人因此覺得,這其實是他心中的惡摩在作祟。但我覺得也許傑瑞米叔叔只是想標新立異,別忘了《波西米亞的醜聞》的導演說過他有點瘋狂。
209-02 

不知道莫斯格雷夫先生怎麼受得了這個瘋瘋癲癲的同學?原著上曾說到他對福先生的推理法頗有興趣,細心的觀眾也可以看出這個演員 Michael Culver 確實演出這種味道。
209-03
 

莫斯格雷夫先生邀請他來是要打獵的。在布倫頓先生失蹤時,他非常有興趣的到管家房間來堪察狀況,可是一聽說要出發去打獵,竟然倒在管家床上就睡著了。這樣真的很像初期毒癮發作。
209-04
 

莫斯格雷夫先生談到大管家失蹤前怪異的舉止,在福先生的帶領下開始偵查案情。
209-05
 

儀典文件說:太陽在哪裡?
      在橡樹上面。
      陰影在哪裡?
      在榆樹下面。

這就是庭院中最大的橡樹,但福爾摩斯否定了這個說法。以刻有橡樹圖案的風向標,取代原著中的橡樹。
301-02  

問題是榆樹不在了,雖然知道高度但還是須要以尺測量,太陽造成榆樹影的長度,於是三個人開始準備工具。
209-07 

下面這張圖就是橡樹風向標,編劇之所以這樣更動,是因為植物是不可能經過幾個世代不長高,所以根本不可能拿來當測量基準。

這樣想是對的,問題是莫斯格雷夫先生所提供的榆樹尺寸,是他年少時測量的,與藏寶圖書寫的時間也差很久了。兩株樹改成一株樹,問題似乎並沒有完全解決!
301-03
 

福先生大步帶著大家尋找寶藏。問題是以腳步來計算,叔叔你人高腿長,和華生算起來一定不一樣,這還是不合理啊。基本上這個藏寶說明就是有問題的。
301-04
  

還有啊這種舊式的生鐵門真的很重沒錯,能關人卻關不了空氣,布倫頓真的會在裡面關兩個晚上就悶死了嗎?原著是大管家失蹤超過三天,莫斯格雷夫先生去找福爾摩斯福先生,再回來偵察。這樣經過好多天,布倫頓怎樣也會餓死,那是合理的。一天兩夜,我想死不了吧?
209-08
 

福爾摩斯最後解開了一切謎題,臉上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笑容,毒癮也不發作了,開開心心的回家去。問題是福先生,你的文件整理的怎麼樣了? 
209-09
  

 

 

 

  

事實上《格蘭其莊園》才是本季開拍的第一集,天氣已經逐漸轉涼。很多人覺得此時愛德華還很嚴肅,我是覺得還好;而且這齣戲本來華生就只是跟在福爾摩斯的身邊跑來跑去的呀。

故事一開始是福爾摩斯喚醒華生,兩人一同搭乘早班火車到肯特郡,馬爾舍姆的格蘭其莊園,因為霍普金警探須要他的幫助。等他們到了格蘭其莊園霍普金又很抱歉的說,因為死者優斯塔斯‧布萊肯斯特的夫人已經清醒過來,並為警察說明了案情,怕大偵探白跑一趟。但霍普金一向很尊敬福爾摩斯,所以還是請他進去了解一下狀況。

問話時,福爾摩斯忽然看到夫人手上另一處怪異的傷痕。不過這段戲和原著有點不同,原著中夫人並不否認夫妻不和,但此處夫人仍為爵士的惡行有所隱瞞。可能是編劇認為,夫人必定會如此隱藏細節,以避免自己惹上殺夫的嫌疑。
301-02

在福爾摩斯勘驗犯罪現場時,有幾件事情讓他很懷疑,其中這三個酒杯中的殘酒就存在著不合理性,使他逐漸認為夫人並未說實話。
301-03
 

雖然他和華生搭上了回程的火車,但越想越覺得有問題,於是又趕回格蘭其莊園。此時傑瑞米又是整個人站在馬車上!好幾次他都在車子仍在移動時,就這樣跳上跳下,只管演出效果,完全不顧自己人身安全。
301-04
 

他先在莊園外搜尋蛛絲馬跡。關於夫人寵物狗被爵士殺死的事,原著中是聽霍普金說的,此處則是福先生自己找到可疑的證據推論出來。這部分改的很好,一來強化了對他辦案能力的描述,二來戲劇表演最好是用演的不要用說的,比較高段。
301-05
 

福先生爬上高處去檢查所謂兇手扯下的鈴繩,因此發現此人比他更高。在原著故事中只有此案的兇手,和《三個大學生》中偷考卷的學生這兩個人長得比他高,但這次找來的演員並沒有比傑瑞米高,於是沒有提到這件事。

大家有沒有發現,靠牆壁的地方有電線和塑膠固定圈。維多利亞時代沒這東西吧!不是我先發現的,我看片子時都只看叔叔,做出截圖才發現真的好清楚喔,這是本劇集少見的錯誤。
301-06
 

福爾摩斯拿著小狗的遺物,告訴夫人自己知道她受到虐待,並追問她是否包庇兇手,但夫人仍不承認自己有所隱瞞。

原著故事中,此處夫人聽到福爾摩斯識破自己的謊言,從恐懼到猶豫,然後恢復鎮定,描述的很好。這裡覺得呈現出的力量不及小說。
301-02
  

於是福先生決定去把案子搞清楚。回程經過池塘,一根完全不動的浮木引起了他的注意,於是他差人送信給霍普金,後來警探果然打撈到所謂失蹤的銀器。這是原著上有的,但劇情卻沒有交待霍普金來詢問銀器引發的疑點~為什麼搶匪沒把銀器帶走?
301-07
 

案發當時,綑綁夫人的鈴繩是從高處剪斷,打的又是帆腳結,讓福爾摩斯相信犯案的人必定是個船員。而且身份不低,和夫人在澳洲來英國的路上認識,所以他來到航務公司打聽狀況。

船公司的經理很快的猜出福先生的目的,高興的說,因為他看了華生醫生的記錄,才這麼了解福先生的推理方式。於是他酸了華生一句「華生,你有在記嗎?」瞧他那不削的眼神,真是沒風度啊,叔叔!
301-08 

經理說這個人必定是新升任船長的傑克‧克拉克,並說道「有時你就是會遇到這麼崇高的人。」讓福爾摩斯非常猶豫是否要破了這個案子?所以他回去後對華生說:有時我覺得自己破了案,比不破案的壞處更多~這句話應該給所有現在的編劇聽聽,有時世界上的是非黑白不是那麼容易分辨的。
301-09

福先生打電報約克拉克船長來貝克街細談,克拉克不知所以想先發制人,不過福先生可不是好惹的。此處傑瑞米坐在桌子上,從高度留給克拉克表演的空間。雖然他在戲中常故意耍壞,但真實生活中傑瑞米是很有戲德的。
301-10
 

福爾摩斯自任法官,請華生擔任陪審團。傑瑞米自己在 "gentleman of the jury," 之前自己加了一個 now 並停滯了一會兒。也許大家覺得沒什麼,但在舞台劇的演出,這往往就是把觀眾的焦點拋給另外一個演員。別忘了此時傑瑞米才出院不久。電視台三機作業對演員來講,壓力並不少於舞台劇,台詞也是整篇的背下來,而排練準備的時間卻少的多。同台有一個人吃個螺絲就會被卡住,內外夾攻的壓力下,還能自在的拋接焦點,那得很厲害才行。
301-11
 

克拉克聽說福爾摩斯要放自己走,他們當時把罪過賴給一組父子逃犯的事情已經穿幫,克拉克又擔心牽連到別人,福先生生氣的說「我有力量讓他們破不了案」。
301-12
 

隨後也來到貝克街的布萊肯斯特夫人,聽說福爾摩斯真的要放他們兩人自由,感激的衝過去擁抱福先生,傑瑞米叔叔竟然尷尬到有點害羞的推開夫人。
301-13
 

華  生:你自己同時擔任警察和法官。
福爾摩斯:你太重視形式了。
華  生:形式就是社會,但這就是你獨特之處。

301-a01  

兩人非常理解對方的想法,相視而笑。

301-15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福爾摩斯-Rathbone & Brett

princess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