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4年的「紅爪子」The Scarlet Claw,是貝索-奈吉的第八部福爾摩斯電影,也是很多戲迷心目中的全系列最佳影片。

 

我是不太會選哪部好哪部差,有人說「福爾摩斯在華盛頓」最差,有人說「剃刀邊緣」最弱,也有人點名「追到阿爾及爾」或「恐怖之夜」,但這些片子同時也是某些人的最愛。

 

反正我是標準的貝索迷,每部都喜歡,但願他當年沒有那麼衝動說走就走,再拍個六部湊二十部多好?這也是導演、全體工作人員和奈吉的希望呀爺爺!你怎麼忍心……(再說你拍這個很賺錢)

 

(貝索:「不要唱哭調!不演就是不演了!我是藝術家,我不要重覆又重覆……」)

 

(我:「演舞台劇才是重覆又重覆……」)

 

(貝索:「閉嘴!」)

 

好吧,回到紅爪子。這齣戲的懸疑恐怖氣氛營造的很好,而且這個壞人很厲害,喬裝易容騙了福爾摩斯幾次,在別齣戲裡都是福爾摩斯喬裝易容騙壞人的。

 

我特別喜歡這齣戲裡的鄉民們,我是指臨時演員,這些傢伙實在太棒太經典了,不管你覺得好萊塢怎麼樣,人多就能挑到像樣的。

 

正戲一開始,福先生和華先生在魁北克參加一場超自然方面的研討會,與會的每個臨演都好有學者架勢,您看看!光是看他們都舒服。

鄉民學者1 

 

福先生當然更有氣派,他永遠都是那麼強勢果決,但又溫和自然,從來不用裝腔作勢或大小聲的武裝自己。

鄉民福1 

 

這個眉清目秀的小朋友,是飯店的小侍者(那個時代童工很正常),來送一個急訊給某位先生,但是他走過來時緊盯著福先生,走回去時也緊盯著福先生,腦袋像向日葵一樣跟著福先生轉,滿臉堆笑,真不知有多高興。

鄉民孩子1

 

鄉民孩子2    

 

小朋友的心語:「我明天要跟同學說我和福爾摩斯一起演戲!我在他背後走了兩趟!鏡頭有拍到我和他在一起!天啊,一定沒有人相信……」

 

接著,福先生為了查案,帶著華生住進某鄉鎮的小旅館裡。他說自己要先睡了,讓華生到下面酒館坐坐,看是不是能打聽到什麼消息,並且要華生盡量別引人注目。

 

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!當然也不怪華生,在一個小鄉鎮裡,任何陌生人都會引人注目的,華生的到來馬上引起酒客們莫大的興趣。

 

這位鄉民是經典中的經典,華生一坐到他對面他就微笑表示友善,笑容呆到一個極至,我沒有一次看到這兒不狂笑的。

鄉民1 

 

鄉民2

 

無論華生做什麼,鄉民們都張嘴圍著他看,好像他是一個超級大蛋糕。不由讓人聯想到金士傑和李立群在表演工作坊的「這一夜誰來說相聲」裡說的:

 

「掃墓有什麼好看?這些大陸人幹嘛要圍著看啊?」

 

「掃墓沒什麼好看,但是台灣人掃墓……就可能好看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rincessiris 的頭像
princessiris

福爾摩斯-Rathbone & Brett

princess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