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年當紅的BBC夏洛克劇集,兩位製作人在幕後花絮裡說到,他們最喜歡的福爾摩斯電影是Basil Rathbone(貝索-奈吉)的版本,尤其是其中的幽默感。他們說,總有一天會有人再度呈現這個版本,而那天他們會很不爽,因為這原本是他們想做的事。

 

於是他們就做了,拍出BBC的夏洛克。和貝索-奈吉的版本一樣,他們把福爾摩斯搬到當代來,替他寫了新的故事,但不時地穿插引用原著的經典情節。

 

貝索-奈吉的版本裡的確有好多可愛的幽默情節,這裡分享四小段,不知為何那麼湊巧,都出自1945年那三部戲,我不是故意挑年份的:

 

1.Who?

       

 

這段出自「恐怖屋」。這隻貓頭鷹真是超級可愛,和華生一搭一唱混然天成,我愛死他們倆了,也愛福爾摩斯問華生:「聊的愉快嗎?」

 

2.又肥又懶的傢伙

  

 

這段出自「綠衣女子」。電影講評人說福爾摩斯看到華生平安回來,表現的好像若無其事,這是因為貝索知道福爾摩斯是個感情不外露的人,但從他們兩人之間的互動你就是看得出來那是真正的老朋友。

 

不只是福爾摩斯,我想男人之間都很難說出「我很擔心你」這種話,說「沒什麼重要的人,一個又肥又懶的傢伙」比較輕鬆。真可愛。

 

3.有她的電話號碼嗎?

  

 

這段也出自「綠衣女子」。當然讓殺手射擊221B裡的人像,是出自原著「空屋」的情節,不過用凱薩的半身像比用福爾摩斯自己的塑像更自然、更幽默,而且也只有貝索能點著自己的鼻子說:「自古以來,突出的人有突出的鼻子。」(爺爺,沒有人的鼻子長的像原著的插畫和你這樣的……)

 

我認為這是少有的、改編的劇情更勝過原著。很多名著改編成電影電視後,都是點金成鐵,浪費原作。

 

華生亂開玩笑被瞪也挺可憐的;貝索的眼睛非常會演戲,戲迷常說他有一對amazing eyes,即使在這些模糊的黑白老片裡,也能清楚看到他常常用眼睛笑--因為道爾寫說福先生很少真正的笑出來,往往只是眼裡含著笑意。但這段他不是用眼睛笑了,而是用眼睛殺死華生!

 

4. 男人的自負

  

 

這段出自「追到阿爾及爾」。

 

「我從來沒以為自己很英俊,不過這還是頭一次有女士看到我就嚇跑了」──我想一般演員在說這種顯然是搞笑自嘲的台詞時,總是會做些俏皮的表情,但貝索還是不動聲色。我超喜歡他的內斂。

 

我們姊妹看戲時常覺得傑瑞米的福爾摩斯好壞,小班那死小孩更不用說,只有貝索爺爺是大好人。有一天我們突然醒悟,他也常常尖酸的不得了,只是那些話用非常內斂的語氣和非常紳士的儀態說出來,你永遠都察覺不出他有多壞。

 

例如華生聽完他的推理後說:「這太簡單了,小孩都想得到。」

「不是你的小孩。」

 

或者華生對大家說:「抱歉我來遲了,昨晚沒睡好。」

「你沒睡好?你打呼打的像隻豬。」

 

或者華生說:「福爾摩斯,天亮了。」

「容我恭賀你,終於做出一次正確的演繹推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rincessiris 的頭像
princessiris

福爾摩斯-Rathbone & Brett

princess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