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齡玉根本無法入睡,她沒有穿睡衣,而是穿著運動服。鋼釘鞋放在地上,兩腳一踏就能穿到的地方,軟劍綁在腰上。為了怕別人發現,她很嚴肅的命令飛雁今晚不可以抱著她睡,但是厚厚兩層牛皮,加上一把劍卡在腰上,別提有多難過了。

敵暗我明,不知道對方有幾個人,不知道對方的兇殘的程度,不知道對方何時動手,也不知道自己的計劃是否可行,她開始有點後悔把那三個年輕人拖下水,萬一失敗出了事怎麼辦?

齡玉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,忽然傳來了鐘擺的聲音「噹、噹、噹」響個不停。不對呀,小木屋裡沒有老爺鐘啊?

「那是什麼聲音啊?」毓馨第一個醒來。

「老爺鐘的鐘擺。」齡玉回答。

毓馨還沒反應過來,窗簾已經開始飄動。兩秒鐘後小女生發出尖叫,於是另外三位女生都被驚醒了,在她們還沒完全清醒的時候,齡玉就大聲的說

「妳們看,門窗都關著,可是窗簾在動!」

女人們尖叫跑出去,男生那邊也紛紛跑出宿舍,

「你們那邊窗簾也會自己動嗎?」蕙玉問,二舅雪白的臉點了點頭。

此時客廳桌上小台燈忽明忽滅。一陣狂風呼嘯聲(齡玉很確定那是音效),窗外白霧滾滾落入走廊,幾個女人尖叫起來,一道鬼影出現在霧裡,就像電影看到的那樣,當然也完全在齡玉預料中。

小台燈忽然掉到地上「吭鏘」一聲,飛雁和毓馨兩個人腿一軟,跌坐在地上。

齡玉發號施令「姊,妳留下來陪她們;二嫂,我們去整理行李;二哥、姊夫、飛鵬,你們去把車子開過來;你們兩個,去幫長輩收拾行李,我們趕快離開這裡。」

全部人都遵照齡玉的指示做事,不過三個年輕男士故意放慢動作,等到兩位家長發動汽車開了一小段路,他們四人才搭上同一台車。

「阿姨,我們要把車開走嗎?」飛鵬問

「當然要,要讓歹徒以為我們全部都離開了。」

飛鵬把車開出去半個小時後,暫時將車停在路邊草地上。這裡手機有訊號,飛鵬傳簡訊給二舅和爸爸,說他們四個去借住阿旺親戚家了,請他們放心。

「你們三個聽著。」三個男生靠過來聽齡玉說話

「明天也許會很危險,如果有人想退出的話……」齡玉有點沉重

「阿姨,我們都做好心裡準備了。」飛鴻說

「而且那本來就是我們的工作。」飛鵬安慰齡玉,小山豬也點點頭說

「我想親手逮到他們。」

齡玉看看他們,懷著一顆不安的心「那…好吧。」

山上的夏夜,戶外氣溫很低,三個年輕人體貼的把車子留給阿姨睡,自己穿著外套加上睡袋,在草地上睡到天亮。

 

 

山上的夜晚似乎特別短,四個人都覺得才剛閉上眼睛,就被陽光叫醒。大家收好睡袋上車,齡玉拿出熱水瓶,倒出昨晚泡好的咖啡,味道雖然變差了,但水溫和咖啡因,還是稍微趕走了一點睡意。

飛鴻看著手上的麵包說「你應該買甜甜圈的。」

「我不記得你喜歡吃甜甜圈?」

「不是啦,美國警匪片裡每次都這樣演,警察跟監時,都是吃甜甜圈配咖啡。」飛鴻嘻皮笑臉的回答,飛鵬給他個白眼,

齡玉微笑「我認為你哥不想變成那麼胖。」

他們把車子開到昨天早上追蹤腳踏車印而發現的大馬路岔路,停好車以後,每個人挑好自己覺得可能需要的東西,齡玉把偷來的兩把槍交給飛鵬和小山豬填滿子彈,四個人沿著竹林外圍走回去。

四個人輕聲來到女生宿舍窗外,聽到兩個男人大聲嚷嚷,於是在盡可能保持安靜的狀態下,緩緩的向後門移動。

從餐廳的位置傳來一個低啞的聲音說

「快點動工啦,已經誤了兩天了,還拖拖拉拉的。」

另一個嚴重的台灣國語口音嗆回去「等偶出飽幻啦,急驚轟。」

又是低啞聲音「阿肥?」

地下室傳來回應「ㄘㄨㄥˋ ㄒㄧㄤˋ 啦?」

「爐子開了沒?」

「透早就來開了,等你想到就火花去了。」又是台語

「阿萬呢?」

也在地下室「開工了啦」

低啞聲音對吃飯的人說「吃快點啦,就剩你一個。」

接著是一陣逐漸消失的腳步聲,還伴隨著回音,應該是聲音低啞的那人往地下室去了。四五分鐘後,又傳來一陣有回音的腳步聲,台灣國語的傢伙也下去了,再來是地下室關上暗門的聲音。

飛鵬輕輕的說「他們都下去了嗎?」

一回頭沒有看到齡玉,三個人嚇得心跳差點停止,飛鴻眼角餘光看見屋內有人,立刻閃躲起來,誰知竟然是齡玉從屋內跑出來。

原來她脫了鞋子悄悄潛入室內,無聲無息偷了一條大棉被,對折後蓋在暗門上。

她出來招呼三個男生,把昨晚她和飛鴻搬到附近的大石頭,一塊塊搬進來壓在暗門上。因為棉被的關係,石塊與木板碰撞沒發出什麼聲響。

最後小山豬又找到一顆超級大石頭,四個人同心協力才把石頭搬過來壓到最頂上。

「你們覺得這樣夠重了嗎?」飛鴻小聲問

「再來一點吧。」小山豬喘著氣壓低嗓子說,於是四個人又開始搜尋到十幾塊頗大的石頭,小心的疊上去。

「我想應該夠了。」飛鵬已經喘到不行,昨晚的烤肉和今天早上的麵包大概全消化完了。

飛鵬兄弟拿著手槍,守在暗門外以防萬一,飛鵬理所當然的教起弟弟開槍的正確方法。齡玉則陪著小山豬打電話給南投警局,對方查詢了小山豬的工作證號,警方才相信這不是惡作劇電話,派員上山處理。

因為路途遙遠,警局的人馬大約三個小時才趕到,他們派了個隊長級的主管來負責。地下室的歹徒已經發現自己被關起來,敲擊地板發出乒乒碰碰的聲音,

「是誰啦,不要開玩笑啦!」

「把門打開啦。」

「&%#﹫……再不開門我要對你不客氣了。」再來又是一連串的髒話。

飛鵬說明抓賊過程後,要求隊長等他們離去後,再下去捉拿竊賊。

「你們真的確定這些人就是珠寶大盜嗎?」

小山豬出示手機中的照片,那是他在地下室拍的,「這裡訊號太差,等回到家裡,我會把照片上傳到電腦,然後寄到您的信箱裡。」

飛鵬也交出齡玉偷出來的手槍和子彈。這位隊長說

「破了這麼大的案子,你們兩位可以升等的,真的不要我在報告裡寫上你們的名字?」

飛鵬說「千萬不要,長官。我們是和家人來這裡度假,跨區破案會引起別人懷疑,到時候萬一傷害到我的家人,那就完全違反我當警察的原意了。」

這位隊長笑了笑,遞了名片給飛鵬和小山豬「我知道信義區是個好地方,不過,如果你們想換換環境,我會非常歡迎你們。」

小山豬笑著說明「實際上最大的功臣是那位女士,」他指著屋外坐在石頭上發呆的齡玉「是她看穿竊賊的裝鬼特效,陷阱也是她安排的。」

隊長驚訝的看著因為兩天沒睡好,目光呆滯、眼圈發黑、有氣無力坐在石頭上的齡玉,飛鵬皺皺眉頭說

「隊長,我們懷疑竊賊集團中可能有公家單位的內賊,所以請你一定要替我們保密。」

「好,我會替你們保密,也會查清楚這件事。」

於是雙方握手告別,飛鵬開車到南投火車站把車子歸還車行。

飛鴻嘆了一口氣,「好想跟你們去台北喔,可是剛才下山到半路,我就看到手機裡出現指導教授的索命連環叩,沒辦法,功課重要。」說完他過去擁抱齡玉

「阿姨,要多愛自己一點喔。」然後轉身對飛鵬說

「好好照顧阿姨啊。」

「那也得她願意接受我照顧才行。」飛鵬無奈的說。

於是台北三人組到台鐵售票處換票,而飛鴻則去搭客運回家。

火車上飛鵬故意和阿姨坐在一起,而小山豬一坐下來立刻呼呼大睡。

「你有事要跟我說?」齡玉說

「妳怎麼知道?」飛鵬已經開始有點習慣齡玉會猜中別人的想法,所以語氣不是太驚訝,齡玉說「不然你會和阿旺坐在一起。」

「這半年和妳住在一起,我發現妳真的很聰明,而外公又很會賺錢,家裡環境其實是不錯的,他們為什麼會把妳送到劇校?通常像妳這樣的人,長輩應該對妳有更高的期望才對。」

齡玉把眼睛看向窗外,過了一會兒才說

「我並不後悔念劇校,畢竟我在舞台上有一段輝煌燦爛的日子。也許我念普通學校,到了大學,還是會去念藝術一類的科系。問題是你外公送我進劇校的理由實在太瞎了。」她回頭問飛鵬

「你外公和叔公都是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的,這你知道吧?」飛鵬點頭

「後來他們不知哪根筋不對,心想著,萬一要回大陸怎麼辦?如果像他們來台時一樣,一票難求呢?總得想法子和政府拉上關係啊。你兩個舅舅書都念得很好,考上好學校,沒理由讓他們轉學念軍校。

而劇校隸屬於軍中,他們招收小五的學生,當時你媽已經上國二了,我正好要升五年級,就把我送進劇校,畢業就可以拿到軍籍。等到政府打回大陸,我們全家就可以憑藉我的軍籍,跟著軍隊回去。」

飛鵬聽得瞠目結舌「不會吧!」

「很瞎喔?」

「太瞎了。」過了一會兒飛鵬又問「妳還記得老家嗎?」

齡玉瞪著飛鵬「連你大舅舅都是在台灣出生的耶。」

「對喔。」

「現在雖然覺得很瞎,在那個時代對你外公來說,感覺還頗有道理的呢。」說完開始閉目養神。飛鵬難以置信的搖搖頭,拿出手機打簡訊告訴爸爸、二舅、小晶,他們三人提早回台北了。

 

 

三個人回家之後一直睡,直到被小晶按門鈴的聲音吵醒,她下班後去專程去夜市買了好多食物來犒賞大家,小山豬已經餓到不管是什麼東西,就直接抓來吃。

等到小山豬恢復了一點,打開筆電收信,那位隊長竟然已經寄信來了,包括明天的新聞稿在內。

阿旺告訴大家,隊長把消息改成是:因為住宿的遊客半夜瘋狂飆車下山,被交警攔住,他們向警方投訴小木屋有鬼,引起警方的懷疑。

交警通知總局派警員上山查看,發現竊盜集團把小木屋當成據點,當場起出槍枝,並且設下陷阱抓住竊賊。所以飛鵬他們四個人的名字完全沒出現,這樣一來當地派出所也不會有被忽視的感覺。

「哎,花了那麼多力氣,功勞都是別人的。」小山豬哀怨的說

齡玉挑了一塊滷海帶吃「阿旺,你不是很愛看新的《蝙蝠俠》系列電影嗎?你忘了布魯斯之所以蒙面和改變聲音的原因了嗎?」

飛鵬說「保護你愛的人,以及愛你的人。」

齡玉安慰小山豬「阿姨會補償你的。」

小晶好奇的問「你們在山上發生什麼事?」

小山豬笑著,開始吃他最愛的麻辣臭豆腐,一邊看著筆電說

「那個等一下再告訴妳,那位隊長還說了很多謝謝我們的話,又說其他人供出內賊了。」飛鵬立刻坐過來,小山豬繼續說

「他說那幾個人不到一小時就全招了。內賊是管理處的一名員工,因為上個月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,才會不小心讓另外一位管理員把房子租給你舅舅。

其實另一位管理員是好人,會定期上山去巡邏,所以竊賊利用房子現成的地基挖個地下室當成工作室,免得被那位好人發現。」

飛鵬得意的拍了一下手「哈!」對齡玉說「阿姨,妳也有判斷錯誤的時候。」

齡玉聳聳肩用無所謂的口氣回答「就連偉大的福爾摩斯也有出錯的時候,何況是平凡的我呢。」

話說完,她拿起一杯自己泡的溫熱無糖檸檬紅茶,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史蒂芬˙霍金寫的《大設計》,躺在沙發上開始第四次讀這本書。

劇校高中時期課程以文科為主,都上歷史和地理,根本不教物理,所以現在讀起來有點辛苦。

小晶聽到飛鵬講述他們這三天的經歷,一直哀嚎自己沒能跟去。不過,齡玉已經掉入詭異的視界事件,沒有聽到他們對故事敘述是否正確。她幻想自己雙腳被吸入黑洞,頭還在外面,漸漸的被拉成一條細長的義大利麵,直到沉沉睡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福爾摩斯-Rathbone & Brett

princess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